宁波晚报•数字报刊平台

2016年宁波市青少年短式网球比赛前天在市小球中心网球馆落幕,获得团体总分前三名的代表队依次是鄞州、海曙、江东,男单冠军为鄞州队戴轩业,女单冠军是鄞州队闻媛馨。

和其他青少年赛事一样,“家长团”是场外的主角。“以前青少年比赛的时候,部分家长喜欢在场边对自己的孩子大喊大叫,其实这样并不好。”本次比赛的裁判长蔡翼认为,随着青少年网球热度提升,“家长们也需要一个提升过程,比如学会如何当好观众”。

戴轩业是华泰小学的学生,去年曾获得全国短网比赛的冠军。他的父亲这次也在场边:“我因为平时工作忙,现场看孩子比赛看得不多。当然每次有时间来看的时候,总是希望孩子能赢。”

戴轩业的爸爸说自己喜欢运动,所以让孩子从小就跟着自己练乒乓球等进行各种锻炼。进入小学后,戴轩业通过校园社团活动接触到短网并喜欢上了这项运动。“我的观点是,孩子喜欢就行,至少身体素质会越来越好。说实话我没想到他会打出成绩,一开始训练的时候总是调皮捣蛋,其他小朋友输了会哭,他输了照样嘻嘻哈哈,说自己能参加就很高兴了。”这位爸爸介绍说,后来孩子慢慢上了正轨,反而越来越认真,用心打球了。

而每次观看儿子比赛,戴轩业的爸爸会安心做个观众。“我自己有感受的,以前我参加篮球比赛,场外别人喊什么,我们在场上的人是基本听不见的。所以看儿子比赛的时候,我什么都不喊,反正喊了也没用。”

这次参加全市比赛的选手中,来自李惠利樱花幼儿园的应悦和徐婧文是年纪最小的两位选手,她们对记者说有点小紧张,倒不是怕年纪大的对手,而是“因为很多家长来看,有点害羞”。

应悦的妈妈喜欢网球,孩子跟着她去球场后也喜欢上了网球。“前年就尝试让她练习,但那时年纪实在太小,我有点舍不得了,后来停止训练。”应悦的妈妈说,去年又重新让孩子回到了球场。后来,应悦与同班的徐婧文成为网球同伴,也是双打的搭档。这两名小姑娘现在每天下午要练两三个小时网球,有时候妈妈看孩子很累的样子难免心疼。不过孩子们倒是觉得挺快乐,训练之余还喜欢看电视直播网球比赛,看网球杂志上的图片等。

徐婧文的妈妈坦言,在训练、比赛场边,每次看到孩子连续失误的时候,“会忍不住叫喊,给她指出来”。“后来发现孩子每打一个球都要回头看我,然后又听孩子说,‘妈妈说得比教练还多,希望妈妈不要看比赛’,我意识到自己的态度可能反而影响到孩子的注意力,对她不好。”徐婧文的妈妈说。

裁判长蔡翼说,每次比赛的时候,总是能看到一些家长忍不住要充当孩子的临场教练。“有的家长甚至看到孩子一个小失误就叫喊、训斥。其实最好的办法是让孩子自己去感受、理解和消化比赛过程,好的网球教练,也许平时训练很严格,但是在队员参加小比赛的时候是让他们自己发挥,重要的比赛才做适当指点。”他的观点是:家长尽量别同时扮演教练角色,小孩也不会喜欢这种角色关系。

事实上,即使像李娜这样的网球明星也不觉得自己指导孩子练球是个好主意。4月9日,作为国际网联青年大师赛宣传大使的李娜在四川国际网球中心与青少年网球爱好者面对面交流,她亲自上阵教孩子们打球。在活动结束后,当记者问她是否会教女儿打网球时,李娜说:“就像老公不能教老婆开车一样,我只会培养她的兴趣,不会自己教她打球。如果她今后真的想打网球,我就把她交给别的教练。”

“小孩子打网球都有个成长的过程,这其实也是家长们的成长过程,需要学会正确的教育和沟通方式。”蔡翼认为,短式网球更应该被看做孩子们的网球游戏,要让孩子体会到球场上的乐趣,同时注意在球场上的举止就可以。“小孩子如果被逼迫过度训练,或者被要求过于严苛、给予太大的成绩压力,那么即使是有天赋的小孩,也可能反倒让他们失去了对网球的兴趣。”

短式网球是针对儿童身心发育特点和负荷能力而产生的一种儿童网球运动。1995年,国际网球联合会正式决定并颁发了短式网球推广计划,确认这是儿童训练的最理想方法。

短式网球是微缩版的网球,除了器材和场地比正规的网球小外,规则没有什么不同。短式网球使用的网球有两种,一种是海绵球,重量极轻,适合于6岁以下儿童使用;另一种叫过渡球,类似于正规网球,但是尺寸小,球内压力小,打起来没有标准网球那么硬,不会伤到孩子。

我市于2004年正式引入短式网球,目前宁波市小球中心在各个小学设立了16个训练点,参与训练的孩子超过2000名。宁波短网选手在全国比赛中也多次获得团体总分第一,并且为标准网球输送了不少人才,比如目前进入国家青年队的郑伟强、已经多次获得世界职业女子巡回赛冠军的陈超逸、获得过“中国希望之星”总决赛冠军的陈骁昊等。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