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臭氧能治疗网球肘吗

宋林:退而不休康复事业是我一辈子的事情

福州新闻网3月26日讯(记者 邱陵)“你的手指还不够灵活,接下来要针对性地进行抓握训练。”26日,福建华侨(地质)医院康复医学科主任宋林正给一位年近八旬的患者陈女士做指导。“她去年患上脑溢血,术后半身不遂,坐不住,而且吞咽困难,经过3个月康复训练,拄着拐杖可以缓慢行走,吞咽功能也基本恢复。”陈女士家人说,进康复医院时,家人都没报太大希望,没想到老人家恢复效果这么好,简直不敢相信。

26日,记者走进福建华侨(地质)医院六楼的康复医学科,只见康复功能评定室、物理治疗(PT)室、作业治疗(OT)室、语言吞咽治疗(ST)室、物理因子治疗室、按摩室、针灸室等功能用房配备齐全,不仅有声光电磁热治疗仪、减重步行天轨、经颅磁刺激等康复医疗设备,还引进了放散式冲击波、肌骨超声、表面肌电、臭氧注射等高科技设备,提升诊断、治疗、评估的精准度。

宋林是福建省著名康复专家,在国家级、省级康复医学会担任重要职务,曾任福州市第二医院康复科主任,2018年刚刚退休,闲不住的他被返聘至福建华侨(地质)医院,牵头组建该院康复医学科。中医内科出身的宋林,2000年负责筹建福州市第二医院康复科,2001年正式对外接诊,是福州市第一批将康复科引入综合性三甲医院的知名专家,床位数从22张起步,发展至80张,见证了康复医学在福州的逐步普及。

“康复医疗是提高市民生存质量和生活质量的重要手段。”宋林说,“过去人们得病,只要能保住命活下来就好了,现在我们还要帮助患者回归家庭和社会,真正高质量地去生活!”

记者在该院治疗室、训练室看到,患者在专业康复医师的指导下,借助仪器设备认真地进行康复训练。他们虽然在动作上表现出一定程度的迟缓,但各个都显得信心满满,对身体康复充满希望,努力地融入社会。

宋林告诉记者,作为一家二级医院,福建华侨(地质)医院康复医学科医疗面积近1000平方米,设有床位40张,对康复患者采取的是一对一的康复功能训练和指导,将中医传统疗法和现代康复技术相结合,也是该院中西医结合一级临床学科。

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康复科就是一字排开的治疗床,技师做做理疗、按摩,仅此而已。事实上,这只是康复治疗的一种手段。据宋林介绍,康复治疗面向三类患者,一类是神经类损伤的病患,如中风或脑外伤后偏瘫、外伤性截瘫、小儿脑瘫、面瘫、运动神经元性疾病,帕金森病,痴呆,神经损伤所导致的功能障碍等;第二类是肌肉、骨骼疾病的病患,如骨折术后,关节置换术后肢体功能障碍,手外伤及断肢再植术后功能障碍,骨性关节炎,骨质疏松、风湿、类风湿性关节炎所导致的功能障碍等;第三类是疼痛康复,如急慢性软组织损伤,肌筋膜炎,肌肉、肌腱、韧带损伤,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症,肩周炎,网球肘、腰腿痛等;还有脊椎损伤的病患。

目前,康复科开展的治疗手段是比较多的,比如运动治疗,可帮助运动障碍患者恢复已丧失或减弱的运动功能,并预防和治疗肌肉萎缩、关节僵硬;物理治疗,利用声光电磁热等物理效应,起消除炎症、缓解疼痛的作用;作业治疗,对日常活动(如职业劳作、文体活动)减弱的功能,有针对性提高其技巧,使患者能真正回到社会。除此之外,言语治疗、心理治疗药物治疗也是康复科的手段。

值得一提的是,在康复治疗前,康复医师还会根据评估的结果给予患者健康指导,它不仅包括一份详尽“康复处方”,也包括更细节的指导,比如如何防伤,如何根据呼吸、脉搏等评估自己的运动是否合适等。关于患者恢复效果,宋林提醒,越早介入训练,效果越好,一般来说术后至术后半年是康复介入的黄金时间,超过这个时间则有可能事倍功半。

长久以来,多数城市都存在大医院过度集中,而从事康复、护理和安宁疗护的机构却严重不足的问题。宋林建议,为缩短大医院平均住院日、提高床位使用率、缓解住院难、合理分流康复患者,政府有必要积极探索发展康复医疗体系。“要建立综合医院康复医学科,建立二、三级康复医院,同时还要加强社区康复医疗能力建设,从这三个层面打造上下联动、相互配合的康复医疗服务网络。”

其实,人一辈子都会因为各种大大小小的意外或病痛,而丧失某些生活能力,同时也不断地通过大大小小的努力去复原这些能力。这些努力,有时我们自己就可完成,有时候则需要借助他人、专业人士的辅助。“病人的康复,是生命最后的堡垒,从这个意义上说,我把康复事业当成了一辈子的事情。”宋林说,作为医生,让患者存活下来,这个目标太低了,而他做的事情,是让患者活得更有尊严,看到患者提高了生存质量,延长了寿命,他就由衷地感到欣慰,觉得付出多少都值得。

宋林,原福州市第二医院康复科主任,现为福建华侨(地质)医院康复科主任。中国康复医学会理事、运动疗法专委会常委,中国医师协会康复医师分会理事、骨骼肌肉专委会常委,福建省医学会物理医学与康复分会顾问,福建省康复医学会常委、中西结合专委会主任委员。

这些年,邱孝感曾获得全国优秀儿童工作者、全国十佳辅导员等5项全国性荣誉。让他自豪的是,孙女和孙子也喜欢看书,“书香是最好的传家宝”。

福州市第六医院的吴定,是很多患者眼中的“专属家庭医生”,他和护士何香云两个人,承担着整个医院的家庭病床服务工作。

晋安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应急指挥部通告(2022年第16号)

晋安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应急指挥部通告(2022年第14号)

晋安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应急指挥部通告(2022年第13号)

晋安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应急指挥部通告(2022年第14号)

晋安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应急指挥部通告(2022年第13号)

【扩散】10位男神和1位女神会有怎样的火花?

四川省老年医学学会、泸州市中西医结合学会、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院共同主办的“四川省老年医学会养生与保健专业委员会2018年学术年会、泸州市中西医结合学会针刀专委会2018年学术年会暨四川省中医药继续教育项目‘针灸适宜病种的治疗技术提高培训班’‘王鸿度教授针灸临床经验培训班

副教授,副主任医师,医学硕士。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五运六气专业委员会理事,中国医学气功学会理事、全国气功教育研究会理事、甘肃省中医药学会医学气功委员会秘书长,甘肃中医药大学针灸临床教研室主任。主讲《针灸甲乙经》《针灸经典文献选读》《针灸学》《中医气功学》等课。临床主攻风湿类病症、內妇儿科疑难杂症。完成科研课题12项,出版著作20多部,发表论文60余篇,科研成果获甘肃省省科技进步二等奖、三等奖各1项、甘肃省皇甫谧中医药科技奖多项,被中华中医药学会评为全国百名杰出青年中医、首届全国中医药康复保健优秀人才。

医学双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副主任医师,副教授。现任丝绸之路中医药发展研究院项目办副主任。先后师从世界著名针灸学家郑魁山教授、甘肃省著名针灸专家刘世琼教授、全国著名针灸学家东贵荣教授、甘肃省名中医何天有教授临证学习,现甘肃中医药大学从事教学和临床工作。工作以来,以第一作者发表学术论文30余篇,主编参编著作6部,主持完成国家自然基金项目1项,主持完成省级自然基金课题1项,主持完成厅局级课题4项,获得厅局级奖励4项。

主任医师,硕士研究生导师。成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针灸康复科主任。现任中国针灸学会脑病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疼痛分会副会长,中国针灸学会临床专业委员会委员,四川省针灸学会理事,四川省针灸学会临床专委会副主任委员;成都市针灸学会常务理事兼康复专委会副主任委员;四川省干部保健专家委员会会诊专家。承担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等多项科研课题负责人及主研人员,获四川省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成都市科技进步三等奖一项。公开发表论文42篇。

副主任中医师,四川省拔尖中青年中医师,硕士。从事针灸皮肤临床科研工作16年。参加2项国家级(分别是痤疮和带状疱疹项目)和多项省级科研课题,获省科技进步三等奖1项,编写皮肤专著1部,发表论文10篇。擅长针灸(火针、电针、放血疗法、艾灸等)结合现代医学治疗皮肤常见病及疑难病。在2017年四川省第二届院长城市圈高峰论坛暨第五届“榜样中国·我心目中的名医”大型公益评选活动中,从众多优秀者中脱颖而出,被评为“我心目中的皮肤及美容科十大名医”。

西南医科大学教授,硕士生导师,全国名老中医师承导师,成都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师承)导师。四川省针灸学会常务理事。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评议人,四川省政府科技进步奖评审专家,宜宾市、自贡市科技疾进步奖评审专家;四川省拔尖中医师。师从著名针灸专家杨介宾教授。两次被国家卫生部遴选为中国医疗队队员和队长,受派莫桑比克及瓦努阿图共和国首都中心医院工作。先后承担各级科研课题7项(国家级1项、部省级2项、厅局级4项)。撰写论著60余篇(SCI,3篇),参与编撰专著两部、规划教材3部。获省、市科技进步奖各一次。学术思想上,主要梳理“少阳主骨”理论的历史浮沉、厘清其生理病理内涵和意义;构建相应的理论验证模型,将湮没千年的“少阳主骨”学说引入现代科学研究领域。建立以“和解少阳”为主要治疗措施的骨病治疗新模式,形成以“和解少阳”为,内治与外治结合、中药与针灸并用,综合治疗骨重塑失偶联性骨病的新局面。获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家中管局及省科技厅、省中管局多个项目资助。《中华现代临床医学杂志》常务编委,《西南医科大学学报》编委。

副教授,副主任医师。四川省针灸学会第六届理事会理事及康复专委会常务委员,泸州市医学会物理与康复医学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泸州市医学会疼痛医学委员会委员。擅长治疗中风偏瘫、面瘫、头痛、颈肩腰腿疼痛、痛经、网球肘、腱鞘囊肿等临床常见多发病,对预防中风、灸疗保健有较深的研究。

副教授、副主任医师,疼痛医学资深专家。曾任中华医学会疼痛学会第二届全国委员;重庆市疼痛专委会第一届主任委员;现任中华中医药学会第四届全国针刀学会名誉常务委员;重庆市针灸学会常务理事。重庆市针刀专委会主任委员。长期从事疼痛、针刀医学的医疗、科研、教学工作,擅长三叉神经痛等疑难杂症的诊疗,独树一帜地进行了星状神经节阻滞、针刀、银质针和射频、臭氧微创治疗技术的改进与创新。

副主任医师,四川省政协第十届特邀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会员,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针刀专业委员会第二届理事会副会长,四川省中医药学会针刀专委会主任委员,四川省中医药学会第七届理事会常务理事,四川省中医骨伤专委会委员,四川省病案质量控制中心专家、教授,四川省委政策研究室四川省政策研究会常务理事,四川省医院协会、四川省卫生协会理事会理事,四川省医院协会民营医疗机构管理委员会理事会理事、常务理事、副主任委员。

副主任医师,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医学分会副主任委员、中华针刀传承脉络第一代传人,中国针灸学会微创针刀专业委员会授予“全国针刀名家”、四川省中医药学会针刀专委会常务副主任委员、成都温江针刀医学培训学校校长、世界脊柱健康联盟常务副主席。参与国家课题“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医微创技术针刀学组临床验证”工作;主编《脊柱健康》杂志;参加编写《针刀临床操作规范》、《针刀刀法手法学》、《针刀应用解剖与临床》等教材和专著,其“金针刀”已成为全国针刀、脊柱、疼痛业界之独有品牌。

副主任医师,毕业于成都中医药大学,硕士导师。从事疼痛专业11年,擅长骨伤、运动创伤、周围神经损伤等疼痛相关疾病的诊治。对颈椎病、腰椎间盘突出、关节炎、软组织损伤等疾病的治疗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现任成都中医药大学针刀医学教研室主任、四川省中医药学会针刀专委会委员。

主任中医师,西南医科大学附属中医医院针灸·康复科主任,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第四批学术及技术带头人后备人选,全国第五批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人,中国中医药促进会骨科分会手法医学组副主任委员、中医药学会外治分会委员、中华中医药学会针刀学会委员、四川省医学会疼痛学会委员、四川省医师协会康复医学会委员、四川省中医药学会运动医学专业委员会委员、四川省中医药学会疼痛医学专委会常务委员、泸州市康复医学会副主任委员、泸州市中西结合学会小针刀分会主任委员。在国家级、省级学术刊物上发表论文20余篇。先后参与或主持部、省、局,院级课题6项。